忠實敦受的赤玥

絕大部分的文都放在POPO原創,有興趣可以自行去搜尋“赤玥”喔xDD
書名是【文豪野犬】短篇同人集
基本上都是all敦or乙女

滿滿的敦受段子

渣文筆,慎入!

懒得写短文了,干脆写成段子吧。
毫无修改版。之后可能会回来修飾。

写到最后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会中文……


中 × 敦
「月下的猛虎啊,你的双眼是闪耀的烁星,你的皮毛是价值连城的丝绸。银白色的恶魔啊,你简直胜过百亿名畫。」

陀 × 敦
「你是纯洁的天使,也是罪恶的刽子手。你的双手沾满罪业,心灵却纯白高尚。你是至高无上的善,更是污秽残忍的恶。」

太 ×敦
「您将我带离地狱,给予我崭新的命运,您就是我的神,我的一切都将奉献于您,我的先生。」

森 × 敦
「您白皙的指节挥舞着刀刃,如同舞台上漫步着华尔滋的舞者,只要您一个命令,我将为您坦露自我。」

费 × 敦
「在泥沼中挣扎的野兽啊,即便满身泥泞你那双璀璨的眼瞳仍闪烁着坚毅的光芒,究竟需要多少金钱,才能买下你那颗宝石般的眼眸?」

芥 × 敦
「身处光明的你却总是放任自己跌落永无止境的深渊,愚蠢的人虎。令人憎恨的你将染红我的黑兽,成为我的一部分。」

爱 × 敦
「亲爱的小哥哥,你是否在身上洒上了白糖呢?甜腻可口的你简直是极品的甜点;亲爱的小哥哥,成为我的朋友永远留在我身边吧?」

敦 × 镜 ?
「将我带离黑暗之人,您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,您的温柔灼烧了我的肌肤。若您希望,我愿为您殆尽生命。」

不小心把【鷗敦】銀刃(3)刪掉了……心死QwQ

【鷗敦】銀刃 (2)

有些冷呢。
中岛敦开始后悔为什麽没有把外套带进来,坐在冷气出口正下方可真是不好受啊,抬眼看了看四周,周遭的人似乎都对那个新来的教授很是期待?中岛敦皱着眉疑惑的想着。

「喂中岛,你该不会什麽都不知道吧?」坐在隔壁的同学似乎是看到了中岛敦一副状况外的蠢样,弯起手臂撞了撞他,「知道什麽?」不就是那个看起来很弱实质上打架超勐的外科医生要来吗?中岛敦吐吐舌,摆出无辜的表情。

「唉!我真是服了你!」那男同学拍了拍中岛敦的肩,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一脸语重心长的看着中岛敦,「中岛,你知道那个新来的外科医生是什麽来头吗?」中岛敦皱着眉想了一会,然后摇了摇头,「我知道他叫森鸥外……嗯?」说到一半,中岛敦顿了顿,「感觉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?」

男同学似乎是看不下去,扯着中岛敦的耳朵,用着夸张的口气说:「什麽好像听过?他可是医学界的权威啊!多名外国研究所争先恐后的抢着聘请他呢!他可是任何一名医学系学生所崇拜的对象啊!……会来我们学校就职,听说好像是我们校的校长跟他有私交,所以才会到我们学校来的……」说到后头,男同学还特地降低了音量,「唉呀!这不是重点!重点是——就连太宰教授也曾经是他的门下学徒之一哦!」
「疼疼疼疼……!我知道了我知道了!你快放手啦!」中岛敦低声的喊道,挣扎着逃离同学的魔爪,揉了揉被捏红的耳朵,『太宰先生也是?可是他们前阵子见面时明明一副不认识对方的样子啊?为什麽要刻意装出不认识的模样……?』中岛敦在脑海裡闪过无数个为什麽,以致没有注意到,讲台上走出来的人正笑看着他。

「好了!同学们注意!」药物学系的国木田教授站在讲台前厉声喊道,台下的杂音一下子全都静了下来,中岛敦抬起头来时就对上了那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紫眸,那人站在国木田先生身侧,挂着一贯的微笑,巡视了一回四周后将视线停在自己身上。

怎麽了吗……?中岛敦有些惊惶的撇开视线,突然有种做错事的心虚感,所以他努力将注意力放在台上正滔滔不绝的国木田先生身上,可那道视线火辣辣的直盯着自己,让他想忽视也难。

「然后接下来,介绍从今年开始转入我校的外科教授——森鸥外先生。」国木田先生退了一步,朝森先生微微颔首,将手中的麦克风交给了他,森先生伸手接过,看了眼台下的人后才缓缓开口:「——你们好,我是森鸥外,大家可以叫我森先生或者是森医生,负责的专业领域是外科方面,若有任何疑问欢迎到东华大楼的A047办公室找我;之后的日子就请各位多多指教。」言毕,森先生敬了个礼,退到了后头。

台下鸦雀无声,显然是被森先生忽然散发出来的威严给慑服了,直到有个人率先回过神来拍了拍手,全场才像是回神似的,接二连三的响起如雷贯耳的掌声。

国木田先生又站回了台前,伸手摆了个停下的手势后,全场才又恢復了宁静,「好了,今天就到这裡,各位散会!」国木田先生说完,便转身退到了台下。

用不了多久,台下的学生一个个争相围到了森先生身旁,满是期待与崇拜的想与堪比医学界的伟人多加认识。

中岛敦无视了眼前如暴民般的同学,吸了吸鼻子,站起身来,「呐敦君,要走了吗?」一直以来的室友兼挚友的谷崎这时走了过来,中岛敦抬起头来朝谷崎笑了笑,「啊好!我们这就走吧?」后者则是忽然像是看到了什麽似的,惊讶的微张着嘴,等意识到对方是在看着自己的身后时,耳边才响起一阵譁然。

回过头,中岛敦还未看清楚眼前的情况,一件白色的质感上好的白袍复在自己肩上,「唉?……唉唉唉?森先生!?」中岛敦转过身来一脸惊恐的看着仍轻笑着的森先生,手足无措的扯下披在自己身上的白袍。

只见森先生伸手按住了中岛敦慌乱的手,轻笑着说道:「中岛君,若会冷的话一定要跟老师反应,一直坐在冷气口下方吹着冷风很容易造成头痛、头晕,严重的话甚至会感冒;身为医学系的学生也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哦?」森先生说了一大串的话,中岛敦倒也没完全听进去,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,然后就呆愣的看着森先生笑着转过身走了。

身后的谷崎拍了拍中岛敦的肩,微颤的盯着他,「敦敦敦……敦君,你什麽时候认识森医生的?」谷崎的表情就好比自己勾搭上了什麽校园流氓似的……不过从某方面来说,这麽说好像也对?

「呃我……几个小时前在校园后方遇见了他……他好像迷路了,所以我给他带了个路……」中岛敦自动省略掉了遭溷溷围剿的事件,打哈哈的想一笑带过。
「所以你这傢伙当时并没有认出森先生来?」身后传来一阵嘲讽的声音,中岛敦不用转头也知道那个讨人厌的傢伙是谁,「——芥川,你一定要那麽凶吗!」转过头来一脸哀怨的瞪着那个一年到头都一脸厌世的傢伙,中岛敦表示:我眼睛痛。

「哼,」芥川走过来回瞪了眼中岛敦,抬起脚来想给他一脚,却被中岛敦敏锐的闪过,芥川立刻趁对方不备,抬手给那头白茸茸的白毛一下暴栗「愚蠢的人虎。」随着对方一阵呼痛,芥川丢下了一句话便转头走人。
「那傢伙到底是来干嘛的啊……」中岛敦揉了揉被打疼的脑袋,一脸怨怼的瞪着芥川离去的背影,「呃……敦君你没事吧?」一直站在身旁没机会开口的谷崎有些尴尬的看着两人的互动,犹犹豫豫的开口关心一下友人。

「啊啊……没事,习惯了,那傢伙总是这样,动不动就想找机会揍我。不提这个了,我们也走吧?下午还有课呢。」中岛敦勉强的挤了个笑容,在接收到谷崎关爱的眼神后,他只好扯着对方离开体育馆。

直到体育馆空无一人,太宰治才缓缓的踏着步伐从二楼走了下来,那双毫无机质的黑瞳注视了整场演讲,包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。
他似是在思考些什麽,身后的白袍下襬随着他的步伐飘逸着。最后,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,徒留下空无一人的体育馆。







※我开始觉得我又犯病了(。好好一个鸥敦被我写得好像太敦芥敦,感觉之后好像又会冒出个什麽中敦谷敦的xD唉不过主要还是只有鸥敦啦(#

【鷗敦】銀刃 (1)

每个故事都有个开端,有的是充满戏剧性或充满危机的,更可能是平凡无奇的,而中岛敦认为,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前者。

简单来说:他目睹了自家科系的新人教授遭混混围剿在巷口。

中岛敦很是纠结,他在“假装没看见”和“出手相助”间犹豫,最终,他奈不过内心的良心谴责,叹口气,向外冲了出去——

  「住手!…………咦?」

愣神的看着眼前的划面,他开始思考方才是否错过了什么;眼前的几个大汉面露痛苦的趴卧在地上呻吟,手臂呈现着扭曲诡异的模样,中岛敦花了几秒回过神来,抬眼看向距离自己不到几公尺的新人教授,那老师先是惊讶了一下,随后像是明白什么事的朝自己笑了笑。

「你好,你原先是想救我吗?」那老师轻笑了声,拍了拍沾染在白袍上的脏灰。似乎是见眼前人没回应,那老师抬眼将目光聚焦在中岛敦身上,「你好?」他又唤了声,这次还特别提高音量想叫回眼前失神的学生,「啊……是……」中岛敦呆愣的点点头,看着那白袍教授越过几个大汉站定到自己面前,「我叫森鸥外,是新来的医学系教授。你是医学系的学生对吧?」

「是的。您……」中岛敦咽了口唾沫,「您没事吗?」此话一出,森先生笑出了声,「……你就想问这个?」「不不是……呃……」中岛敦睨了眼仍横躺在一旁的混混,支支吾吾的似乎是在勘酌用词,「呃,他们……是您打伤的?」

「是的,不过他们没有什么大碍,住个院打个石膏一两个月就没事了。」

这叫没事?中岛敦打了个冷颤,决定暂时无视一旁受伤的混混。他本还想在说些什么,森先生却率先打断了他,「暂且不说这个,我想去东华大楼的A047办公室,却不知该怎么走,你能带我过去吗?」森先生仍带着微笑,口气却不容拒绝,中岛敦只好摸摸鼻子,点点头。

.

穿过庭园,中岛敦走在前头,双手紧捏着白色衬衫的下襬,眼神不时的瞟向走在自己身旁的森先生,「怎么了吗?」森先生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年的目光,转过头来朝他露出微笑,「啊、不……没事……」偷窥还被人发现,真是蠢死了!中岛敦红着脸躲避那人的目光。

抬眼,正巧发觉自己已身在A047办公室前,中岛敦清了清嗓子,面向森先生故作轻松的道:「先生,我们到了。」

「是吗?非常感谢你的带路。」森先生仍挂着微笑,那深渊般的紫瞳却一直让中岛敦感到不寒而栗,「啊……」中岛敦还想在说些什么,一道烦人的声音却随即响起。

  「敦君——」

啊啊、差点忘了这边有个难缠的老师在啊。若此刻面前有个表情框,中岛敦肯定是那个黑着脸叹着气的表情包。

「太宰先生……」回过身,中岛敦毫不意外的看见某个倒挂在空中的男人,沉默了几秒,中岛敦果断决定忽视眼前的情况,自顾自的侧了边身,「太宰先生,这位是森鸥外,森先生,是新来的医学系教授,请别吓到人家了。」

太宰治努着嘴开始打量起对方,然后过没几秒便又露出以往轻浮的笑容;解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绳子,太宰治华丽的旋转了个身,完美的落地。

「森先生,你好!我是太宰治,专攻精神科。」太宰治勾起足以迷死众多女性的完美笑容,表示友好的伸出手看向对方。
「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。我是外科方面的。」森先生笑着回握住对方的手。
气氛好像有些诡异?中岛敦站在一旁尴尬的想着。

「好啦,那之后就交给我了!敦君你待会还要上课吧?不赶紧回去会来不及喔——」太宰治忽然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中岛敦,口气带着一股玩味。
「啊!对哦!」中岛敦愣了愣,急忙向两人道别后,便飞奔于走廊的尽头。

气氛突然变得极为凝重,关上办公室的门,太宰治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,「那边是你的位子哦!」指了指不远处的方形办公桌,太宰治随手拿起摆在桌上的纸鹤开始摆弄。

森先生将公事包放在自己的位子上,面上仍挂着微笑,他站定到距离太宰治几公尺的窗前,背对着他,「那么——」森先生忽然开口,然后缓缓转过身来,带着阴狠的微笑,

  「好久不见了呢,太宰君。」

同样的,太宰治原先轻浮的笑容慢慢变得残忍扭曲,手中的紙鶴一邊翅膀已被揉爛,

「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呢,森先生。」


×不要相信本篇任何的医学内容,全是我掰的。흫_흫